易火棋牌

第十二章 接触计划

发布时间:2013/3/31 字体:   打印 收藏本页 
走进店铺,给子阳补了衣服,呼延赞付过钱后,带着子阳寻觅客栈去了。遇到美女这种事,在呼延赞眼中司空见惯,虽说这个女子的确长得好看,可呼延赞深知吃不到葡萄的道理,早将这个情景忘得一干二净,倒是子阳,心中仍是不断浮现刚才邂逅女子那美丽的容颜,竟是有些盼望能再次碰到。二人又在琅琊镇城中转了半个时辰,终于找到离这白家不远的一处客栈住下,准备这两日对白家情况摸清楚后登门求见。几日里打听,白家情况更是让子阳二人颇为震惊,先不说这白家江湖势力,单是经济实力已是让人望尘莫及,在这琅琊镇上的白家宗族是最为兴旺的白氏宗族,琅琊镇上绝大多数生意都有白家影子,无论钱庄、赌场还是戏台、染坊,甚至连他们二人所住客栈都有白家人的资金入股,对于这白家宗族信息,根本不必仔细打听,吃饭时随便问个伙计都能将他们想知道的信息说个八九分,言辞之中不乏对这白氏家族的由衷羡慕和钦佩。子阳看到伙计神色,不禁想起自己家族兴旺之时,来自己家中客人的表情,他们何尝不是这种羡慕和恭敬的神色,心中不禁暗暗发誓:“我一定重新让子氏家族在这江湖中恢复昔日地位,让别人同样对我子氏家族如此尊重!”知道这客栈跟白家颇有关系,呼延赞自是大为放心,一改平时粗中有细的行事风格,进入店里竟是立马倒头大睡起来。听着呼延赞震天的呼噜声,子阳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刚刚和那个女孩子的邂逅竟是让他神情有些呆滞,回想起刚刚的一幕,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掌,此时的子阳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对那女孩的深深眷恋之中,这个美丽的女孩子深深打动了子阳那尚且年少的心。迷迷糊糊,在对刚才女孩娇美容貌的回忆中,子阳也逐渐步入梦乡,梦中,女孩子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似有响起,回眸一笑中竟是那么迷人:“谢谢你,咯咯......”天微微放亮,子阳就已经醒了过来,这是他再云雾山中,白枫给他定的规矩,山中潮湿阴冷且空气中多由瘴气漂浮,误吸过多,虽有御气功也是要受头晕之苦的,每天必须定时起床晨练、冥想,以御气功基本功夫为主。好在这御气功是一门内修功法,子阳起床后坐下来如入定般的进入练功状态,坐姿却似睡非睡,很不合规矩,此时的他,在外人看来,只是有些神叨叨的坐着闭目养神,若非知晓,很难想象他是在练功,这也正是内修功夫的奥妙,无论身体姿态如何,只要精神进入入定状态,自然可以自行修习,只是大多修炼此功之人,力在寻求一种最为舒适的练功姿态,故而才有打坐修习的方式。避气功修习起来,要修炼之人心神合一,利用心神内视法门,启动体内气息绕身体各大穴位缓缓运转,以百汇穴为首,以会阴穴为末,途经身体四周经脉,气息运行线路较为固定,是一套增强丹田气汇集凝聚的独特功法。入门虽简单,要想取得进步却有些难度,往往入门基础做好后,就要在穴位间建立气息流通途径,人体有一处至关重要的大穴——太阳穴,这避气功要走的路线中最危险的也是这太阳穴,在避气功尚未成就到一个阶段,则主要在身体躯**位间进行气息转换,随着时间推移,避气功修炼中气息可游走的穴位也越来越多,位置也开始接近人体生命要害大穴,其中,在太阳穴的气息突破,意味着避气功法大成,余下的就是不断积累丹田气息。现在的子阳,在白枫的指导下,御气功已经可以完成小周天运转,所谓小周天,就是在头部以下位置,气息可经由各处穴道运行,借以修习体内气功,使之日益婚后,若无高人在境界上进行点拨,紧靠个人毅力,以子阳的年龄,是绝不可能达到这个层次的,内功修炼,其实是种气息内视运行路线的感悟,不同的人,在同样时间段内进行内功修炼,也会因气息所走路线产生修行上的差异。这御气功还真是一门世所罕见的功法,子阳在跟随白枫修习两月后,已经完全摆脱了对吞瘴丹的依赖,在云雾山雾瘴毒气中行走自如,这若是放在其他胆敢善上云雾山人眼中,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更令人叫绝的是这御气功虽神奇,其修行法门却十分简单,白枫当年江湖闯荡时也是侥幸获得,为他将来长住云雾山打下基础,当世间能有幸修习这御气功的人,估计搬手指头都能数出来。以子阳当前对御气功的熟练程度,根本不必刻意控制气功流经线路,气息自然就可沿着固有路径进行小周天循环。一夜醒来,子阳开始考虑自己下一步如何打算了。虽然白枫在送给自己宗主令时,也告诉了自己对应的使用方法,但具体如何使用,却并没有详说。对于自己在江湖中的历练,白枫也只是说要自己做到“大而化之”的境界,可灭族之恨,如何化之?听白枫讲江湖经验是一回事,自己亲自进入这江湖之中应如何成长,又是另一回事。思虑再三,子阳决定用白家宗主令把自己送进白氏家族中去历练,他其实对同样拥有巨大财势的白家产生几分好奇,为什么这白家没有被江湖中觊觎之徒以某种名号抢掠,在家族财势上竟能够蒸蒸日上,这才是他心中最大的疑问,子阳知道,唯有搞清楚其中原因,他才能重建子氏辉煌,又能将这辉煌长期延续。在离开云雾山时,白枫告诫子阳,一定要谨慎隐藏自己武功实力,想要立足江湖,隐忍远比显露更为重要,头脑远比武功重要,武功只能震慑,这震慑的要义,就是隐忍与偶有显露,让你潜在对手永远摸不清你的底牌,他就不敢轻举妄动,还要掌握对手所隐忍内容,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想到这里,对未来几天如何安排他也有了初步打算。又练了许久,子阳方听到呼延赞那初醒之时的大嗓门,渐渐收了功夫,感激的睁眼望向呼延赞,一路上自己风餐露宿,虽然有云雾山生活经历,天阳掌功夫也甚是厉害,夜间潮湿之气对自己毫无伤害,且心中苦藏多年的灭族之恨也容不得自己有更多奢望,但对子阳而言,自己能在这里住宿毕竟有了对以往生活的感觉,子阳下山时,除了干粮,连水都没有带,更不要说盘缠了,而且白枫久在山中,也是身无分文,只给了他一幅画,并告诉他万不得已时,可以找个行家,要个好价钱,能住进客栈则全是在用面前这位呼延赞带来的银两。“呼延兄醒来了!”子阳笑对呼延赞问道,“我们今天出去打探一下白家情况如何吧?”“好!”呼延赞很痛快,他不愧是老江湖,想了想,又补充道:“阳少侠,打探情况一定要从白家产业的最下面开始,虽然传言和谣言多,但也不全是空穴来风,有用的消息也多。”说完还有些得意的重复道,“嗯,不全是空穴来风,哈哈......”说起这“空穴来风”,是呼延赞在老寨主和子阳交谈中学到的,他虽然是个粗人,对能咬文嚼字的书生也是十分羡慕和向往的,特别是自己老婆很崇拜识文断字的书生,呼延赞又有几分惧内,平时经常学着老寨主语气搞几个词回来说给老婆听,讨老婆欢心。平时老寨主御下威严,呼延赞不敢多问,子阳就要温和好相处的多,所以呼延赞对他们交谈中所用到的文雅词特别用心记了几个,下来再向子阳请教,倒也着实让他学会了些,在老婆面前也颇有了几次卖弄的机会,这次竟然能用在这里,心里着实得意了一下。子阳听了心下也认为呼延赞的主意不错,自己江湖规矩之类不是很懂,对白家偌大一个家族更是没什么了解,三年前自己接管子氏家族产业后,对于家族下层普通人就缺少了解,很多时候下人给出警示意见往往不予理会,甚至在传出子家跟魔婴教有了勾结这种危机时刻,竟然也是无动于衷,以致到头来落得眼下这个境况。若是能在百家产业下层接触到普通人,也可更好把握普通阶层对白家的不同认识,对自己打探信息也不失为是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