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火棋牌

第二章 孩童时代

发布时间:2013/3/31 字体:   打印 收藏本页 
第二章孩童时代

  自从杨毅家里多了个小孩的消息传开,杨毅的那几间小平房就成了香馍馍.邻里街坊亲戚朋友在此地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简直把这里当成了街市,而小子幽的红脸蛋儿就是他们要抚摩的对象.于是小子幽以哭止痛,倒是吓退了不少想吃豆腐的‘坏人‘.

  刘素霞对此也没有办法,谁叫她自己看到那红扑扑能挤出水的小脸蛋儿也会忍不住伸出恶魔之手.

  但见此时温暖的小屋里,刘素霞搓了搓手,把照顾孩子的工作交给了正有三分钟热情的紫菱,并叫她阻止旁人来欺负她弟弟.

  紫菱对这项工作做的极为出色,谁都不叫碰,而且哭闹,吓唬的手段层出不穷,唬退了大批被其称为‘恶劣‘的人,竟比刘素霞都好得多,也让刘素霞把这工作放心的交给了紫菱.

  可是人都有一个怪毛病,总是会喜欢上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尤其是这件东西是大家公认的且对自己又是触手可及。一时之间,小子幽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小宝贝,而紫菱却成了这个惊喜的日子里最忙的姐姐。

  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宠儿,大家有诸多讨论的热点。信奉基督教的人都在口口相传这是神灵赐予的孩子,但是由于这两口子都不是基督信徒,这话题也只是在神灵的耳边传颂。

  不过凡事和刘素霞相熟的妇人们,都会习惯性的看一个孩子的长相更像谁。结果谁也没看出来,只道他像是刘素霞更多一些,脸型那么的俊俏,皮肤像是沐浴在牛奶里的温玉。

  可是男人们荤言荤语,总是怀疑老杨在外面行为不正,看上了哪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孩子都给带回来了。男人的疑心往往都朝向事情的坏处,而且能把一件本破绽百出的事情修葺的天衣无缝。所以女人们常常说:男人如果靠得住,那么母猪都能上树了。

  可是熟知杨毅的人都是知道的,杨家世代行医,都是以做人为一个基本标准,他从不欺诈,而且也不好色。要说这孩子是他在外面惹下的祸根,根本不会有多大的说服力。男人的嘴实属臭虫型的,真的假的谁又会在乎呢?

  杨家是祖传的中医,他自然也希望有自己的后人能在医学上有所建树。以前见紫菱是女儿身,做一个中医总有诸多的不合适。虽然老杨一直感慨,他祖传的博大精深的医术到他这一代就没有自己的后人继承了,孩子不喜欢,作为父亲,他可不能强求。

  现在好了,一看子幽的筋骨,绝对是一个可以继承大任的孩子,只要自己好好教导,自己的医术就未必没有发扬光大的机会。

  正巧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老杨因为这手祖传的医术,当上了一家医学院的教授,他们一家人帮到了大城市里。这件事更加坚定了老杨希望子幽继承他的医学的决心。

  杨毅的苦心,给扬子幽带来了一个继承神秘的中医的好机会,对于还是天真孩子的子幽来说觉得挺新鲜,但他始终不太高兴。因为,学习中医的代价就是把自己的快乐时光在无聊的背诵中消磨掉,何况,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记些什么,不知道他记住的东西有什么用。

  每一次休息时间,小子幽都会因为自己不会更多的游戏方式而叹息。他很羡慕自己的姐姐紫菱,羡慕她能够在学校里快乐的嬉戏,羡慕她给自己讲述的诸多游戏。

  在六岁的子幽能熟记《黄帝内经》的时候,他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由于老杨看到扬子幽的天分,没有让他读那所谓的幼儿园,可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老杨深知知识的重要性,虽然现在的教育制度实在不敢恭维,但是在孩子没有更好的选择的时候,去学校仍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当时在城市,一股学习乐器的热潮席卷而来,势不可挡。那是因为当时有很多很多的歌手、演员都成了一夜暴富的典范,而且,对于音乐这个新兴的工作方式,吸引了诸多人们,让盲从的人们也能看到这一行的前景。因而,在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招生的标贴。

  经过仔细的商讨,以及紫菱、子幽的坚持,杨毅、刘素霞夫妇终于决定在孩子学习之余,送他们去学习钢琴。既然歌手能使这一代人从人们手中捞足金钱,就一定能让下一代人靠它好好生存下去!

  这种对未来的美好期待使紫菱一家兴致更浓,劲头更足。除了任务繁重的扬子幽。

  老杨深知自己儿子的天分,他知道一个在上学之前就能把一本厚厚的古文背的滚瓜烂熟的天才学习小学那种简单问题一定很轻松,再加上现在自己的家庭生活越来越好,就按照孩子的兴趣与他们的接受能力购置了很多关于中医、音乐以及武学之类的书籍。势必要抓住孩子学习的时间。

  老杨也不再反对扬子幽参与各种各样的游戏,甚至是电子游戏,因为他也知道修行靠个人的道理。对于教育,引导是最好的方法。

  在父母的支持下,天才的子幽度过了快乐充实的童年。十二岁那年,他陪自己的姐姐一起考上了一所国内有名的音乐大学,读武术与电影专业。而紫菱味同嚼蜡的读起了音乐专业,当一个天才的姐姐有时真的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尤其是他比你小很多岁,还和你读一个学校。

  虽然,子幽是一个天才儿童,在医学、音乐与武术方面都是,也能很好的照顾自己,却也不能改变它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的事实。刘素霞很担心孩子的生活问题,本来打算让他再读一年高中,却又害怕没有紫菱的照顾,他在学校会被坏孩子欺负。于是只能要求杨毅去找自己在那所音乐学院的朋友,请他代为照看。有了杨毅和他朋友的一再保证,刘素霞才算稍稍放下一些心。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的黄昏,一个眼睛黝黑、皮肤自然黄的帅气男孩懒懒的坐在六楼的家里阳台边地一个椅子里,脚上穿着白色的运动鞋,十分放松的夹着二郎腿,享受着微风吹拂的舒适。眼睛盯着西南方火烧的云朵,被染红的眼睛里充满着狡黠。或许同姐姐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本就是这个天才的恶作剧。

  而在右边与之相邻的房间里,一个头发长长的大眼睛女孩气鼓鼓的坐在床边,抱着一个挂着大坏蛋标签的小熊娃娃狠狠的折磨着。夕阳映照在她脸上的汗珠上,晶莹剔透。她漂亮的脸蛋特别引人注目,现在的她正在气头上,正凸显出了女孩可爱的天真。